欢迎您,请 登录 或 立即注册
查看: 7062|回复: 442

厦门坐台小姐“阿桑”真情告白

  [复制链接]

3

主题

1

帖子

1

积分

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1
发表于 2016-10-1 17:08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那天很晚才上网,我刚上看她也在,我们就这样把话题拉开了。在几次的聊天当中,了解到原来这个叫“阿桑”和我同龄的女孩子,竟然跟我在同一个城市,而且住的地方还离我很近。后来经过她的一再要求下,我们在一家咖啡馆见了面。     4 P, r" t8 ~  r

$ `  y2 j  A5 M  N: r) O% ~2 H    昏黄的灯光下,坐在对面的“阿桑”:瘦高的个,蒼白的脸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许多。也许是经历了太多,还是长期浓妆艳抹的缘故,那天她没经化妆的脸就像一张白纸,面无表情、目光呆滞。她一坐下便从包里掏出香烟,点然了一支,狠狠的吸了一口。这时我注意到她的食指和中指,已被烟熏成明显的焦黄色,看得出已有很久的吸烟史。“阿桑”开口说道:“我知道不用问,你肯定是不会吸烟的。一般吸烟的女人和不吸烟的女人,很容易从外表观察的出来”。我们之间的谈话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点。     
( y* z1 I# D. b& I- A- [( |  y+ h9 m8 y9 ?' `% T
    下面就用第一人称的方法来记录阿桑的经历,以让大家更全面更直接的了解她。    9 a( e" q4 M8 N* j8 [) e

" g' K8 T. O! t9 Z, {' f2 r# T    我生于1982年,来自闽北一个偏僻落后的山村,到厦门至今已有3年多了。这几年中,我先后进过工厂,当过营业员,还有做过餐馆服务员等。而今在“金色年华”夜总会当坐台“小姐”已有2年多时间。    / u, f5 t+ V7 G+ I' E! P
6 L$ U, O5 B3 k; }1 w  a/ K
    小时候,我的家庭并不富裕,但是也不会很穷困,妈妈在林场上班。爸爸开一辆手扶拖拉机在妈妈工作的林场运木材,闲暇时偶尔也做点小生意。家里还有一个小我两岁的弟弟。在我的记忆中,爸爸妈妈每天都是在无休止的吵闹声中度过的。他们两个人一吵起来就没完没了,完全不顾我跟弟弟的存在,常常半夜在睡梦中被他们的吵闹声惊醒。隐约听到的都是一些关于男女之间的事,偶尔也听到摔东西的声音,就这样长此以往,渐渐也就习惯了。     
+ F) e7 \1 m' p& Z9 Q# Z
* |/ U* R7 j1 a7 U$ q" Y$ r7 K) G- q    上小学前,妈妈由于工作的需要,被调到别的地方去,家里就剩下我跟爸爸弟弟三个人了。记得有一次,我家刚买了一台录像机,我们姐弟俩很高兴。那天,爸爸叫我去叫邻居五婶和她的孩子一起来我们家看新买的录像。那晚五婶和她的两个小孩来了,录像一直看到我们四个小孩都睡着。爸爸跟五婶还在看,我们几个睡下一会儿,爸爸就换了一个片子。其实她们三个睡着我根本就没睡,是装睡的。我偷偷的看了一下,那画面上的男女都不穿衣服,而且还有急促的呼吸声。当我正要再偷看时,爸爸已经挂起一条厚厚的毛毯,把我们四个小孩睡的床遮住了。后来也不知道爸爸跟五婶之间发生了什么?     7 x* B5 f1 P, x, z2 z; |( r

" \+ M9 g2 D- m- y$ k3 e$ [' E% q    这件事一直憋在心里很难受,我也对爸爸更加反感。本来想告诉妈妈,但是又怕引发他们之间又一场更激烈的战争,最终还是没说,那个秘密就一直隐藏到今天。为了能不在半夜听到爸妈的吵架声,我就住到奶奶家去。当时大我12岁的叔叔也在家里,他初中读完就在家干农活没有出门打工。     
8 {- ?! c& ]1 b  [# O! y/ h7 x; {
    记得在一个麦子收割的季节,奶奶一家趁着夜色都去田里连夜割麦子。家里剩下我和叔叔。那时很晚我已经睡着了,可是猛然间被一阵剧烈的疼痛惊醒。睁开眼,身上一丝不挂,叔叔正压在我的身上……由于害羞,我一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大人。只是回想起来有一种恶心、恐惧、怨恨的感觉。很想把它忘掉,可是每当夜深人静时一个人躺在床上,就情不自禁的想起恶心的那一幕。从此以后,这件事就像恶梦般的一直伴随我长大。     
! |* o8 I; O+ O, k" \' U) O$ d
    上小学时,刚开始我的学习成绩很好。可到了4年级,教我们的班主任要调走了,换来的听说是一个水平很低的民办教师。尽管我当时各科的成绩都名列前矛,妈妈还是不管我愿不愿意,强制要我留级复读。从那一次开始对妈妈就有一种莫名的怨恨,因为当时在那个班级,有一个是我特别喜欢的男生,他就坐在我后面,和我一样黑黑的皮肤,我们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。     
2 x) r1 G* v- l5 M3 D! E' }: @0 a1 t$ M/ V$ M2 ?
    被妈妈强制四年级复读一年,就不可以再跟那个我所喜欢的男生在同一个班级了。现在的班主任是一个我很不喜欢的老师,所有的新同学都感到很陌生,从那以后我对学习就失去兴趣了,心里充满着对妈妈的怨恨。特别是那个男孩子上了初中以后,我连看都不能看到他,心里就更加不好受了。   V7 D6 z7 I7 o* m. i4 W2 Y( @

2 O9 U; ^: h( B5 J% ?    好不容易熬到了初中,但是那个我所喜欢男生已经变得很陌生了,有时甚至连路上碰到都不打招呼。到了初二我迷上了交笔友,就是在收音机所听到的,或者在杂志上所看到的交友信息,然后用写信的方式来跟他认识。那会儿在我们农村根本就不知道还有“网络”这个东西,更不知道还有网友聊天这一回事,所以最流行的交友方式就是写信交笔友。班里很多女同学都有男笔友,包括我也少不了。本来基础就不是很好的我,迷恋上交笔友以后,成绩就下滑得更历害了。整天在课堂上也想着,邮递员来了没?有没有我的信?一门心思根本就不在学习上。那时只有语文读的比较好,因为语文老师选我当课代表,所以把他所教的科目读的比较好,其它科的基本上都是不及格。     ; K  T$ {) A# o$ X' }  i

5 a9 p9 k; U) y2 V' n: `/ r% \5 L+ ~    到初二时,爸爸妈妈还是没有因为我们的长大而停止争吵。争吵是因为经济上的僒迫和男女之间的事。那时我才知道,原来是爸爸跟我们隔壁村的女孩子好上。有一次,“五一”节学校组织去春游,每个人要交30元的车费,我回家向爸爸要,爸爸却没有给我。全班同学都去了,就我一个没去,心里感到特别的委屈。从那一次开始,我对父母的怨恨就更加深了。    1 l) b+ l; o8 u7 y; l4 I
, i1 ]( |# y2 ?3 L& U7 _7 F
    自那次起,本来“底子”就不好的我,更无心学习。一直到了初三的第一个学期,期末考。我的成绩考得很烂,学校实行了毕业班最后一学期分级制。就是以第一学期的期末考成绩为标准,依次分为:快、中、慢、三班,三个等级。而我自然而然被分到了慢班,成绩最差的那一班。回家母亲的责骂和强烈的自尊心受措感,使我一下子选择了辍学出外打工。     
7 h; o. V$ v7 q3 w, Z. R) G5 Z' L8 e& f; b: S  H
    就这样当时只有17岁,初中还差最后一学期没读完的我,就选择了打工之路。那年春天,跟着堂姐去广东汕头市开始了漫漫的打工路。尽管父母亲是一百个不愿意,可是我还是坚定了自己的选择。初到那里由于年龄尚小,且无一技之长,进了职业介绍所好几天都没有找到工作。所带的100块钱也已经花得差不多了。以后几天每餐只吃1块钱的饭,再跟快餐店老板讨一点菜汤下饭吃……     $ q' x0 P3 t8 g0 Y% J

$ M, X  X9 }7 q3 ?8 P  l3 {& B    最后只好跟堂姐一样,进了汕头市的普通老百姓家做一个小保姆。小保姆的工资低而且工作辛苦,每天洗衣做饭照顾老人接小孩上下学,买菜,全包。尽管每天都是起早摸黑,尽心尽力的为主人做好每一件事。可还免不了挑剔女主人的责骂,一会儿菜不合口,一会儿又是地板擦不干净,总之她是看到你一坐下来休息,就会想方设法的找事让你忙。   
( |  o' T, S' ]& p4 [+ r! v: E& ?1 S1 O$ |% [, h+ u& N8 L4 M
    有一次我跟堂姐晚上出去夜市买衣服,晚回了半个小时。急匆匆的赶回来,可无论我怎么按门铃那家人就是不开。那晚就被那她们关在外面的楼道上坐了一夜,第二天我收拾好行囊,结束了半年的保姆生涯,踏上回乡路。     
/ c& M2 v; P& T  \! G% R
- A, {+ _9 e4 u4 W6 C    回家呆不久,我又到了另外一个城市。进过工厂、跑过业务、到饭馆里当过服务员等等。然而这些干过的事,最长时间也不过半年。     
6 N4 _; R# r, P% O' }1 ?
6 A9 ?: h$ N! e: ~6 n   2002年春天,我通过报纸上的招聘启事,进了一家热线聊天室当“话务小姐”。就是这个工作我做的最长。因为收入高,工作又轻松,只要跟打进热线的人随便聊聊天,遇到男性线友跟他们打情骂俏几句,也就搞定了。当“话务小姐”的日子是快乐的,每天除上班接电话,下班不是玩就是去见男线友。也就是那段日子让我养成了:爱慕虚荣、懒散、放荡甚至滥交朋友的坏毛病。    ; o0 {% M  m5 i2 z; Z8 W. O
1 m5 W: Q9 |% E9 {" U1 F6 p
    做了两年的“话务小姐”后,因为那家热线聊天室涉嫌诈骗、传播不健康的黄色信息。被当地的执法部门给查封了,因此我也结束了“热线小姐”糜烂的生活。后来我又先后找了几个工作,都没做太长久,辗转来到厦门,经过以前做“话务小姐”时的同事的介绍,我进了娱乐场所场,并当起了“坐台小姐”。     
, [& _% j8 Q1 [9 W; c/ L- F2 V' o# H! M
    来厦门已有3年多了,钱也是赚了不少,可是心里越来越觉得对不起自己。无数次的反复问自己,难道现在的生活就是自己所追求的吗?尽管以前的同学,大学毕业后还是在辛辛苦苦的,为找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而奔波,比起他们来我的日子还是比她们好的。   
, R4 _7 t; P4 q' B' j/ Z0 w* O, b1 v: o+ J  w
     我们“坐台小姐”的生活是颠倒黑白的,每天上班到凌晨几点是正常,喝得懒醉回家倒头睡到第二天中午。起来之后不吃早餐,先上街搜寻一些漂亮性感的衣服、买几套时尚的化妆品。回来已是下午3点了,接着随便吃点水煮菜或者水果之类的低脂食品,连米饭都不敢吃,更别说享受美味了。就因为怕胖。胖了以后就没有好身材,那就意味着将要被“行业”所淘汰。
7 o% ~, R6 p% _1 S2 Q3 S
9 A( d- j" x6 R. H    匆匆吃完,上健身房锻炼1个小时。从健身房回来洗澡之后就开始上妆,准备又一天新的工作:一层一层的粉底往脸上打、衣服换了一套又一套、不停的在镜子面前晃来晃去。打理好头发,出发前的最后一道“工序”终于做完。看着镜中那个被脂粉侵蚀得面目全非的女人,真的有点不相信那个就是自己。提起包包,检查好每天必带的物品:镜子、钥匙、钱包、手机、化妆盒、安全套……     1 F* Z( k; Z) |) f: U

0 N% u/ p; `+ X2 O1 k$ r. w     夜幕降临,满街的迷虹灯在闪烁。我准备就绪,要上班了,要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了。来到所在的“金色年华”夜总会,进了熟悉的小姐房。首先映入眼帘的今是:个个浓妆艳抹的小姐吞云吐雾,乌烟瘴气;不绝于耳的嘻笑打闹声;不堪入耳的粗话声;此起彼伏。客人没到来之前,没被“妈眯”安排出去的小姐,在小姐房里:看电视、补妆、还没来得及吃的在吃便当、还有打牌的、谈论所陪客人出手大不大方的、等等。这些就是“坐台小姐”还没“出台”时的前凑曲。     ' c6 r+ I0 |, d( E* D6 q0 e7 e
6 X. H5 {: e9 O4 h' p- a
    时间很晚了,客人也越来越多。“小姐”们开始忙起来了,跟着“妈眯”进出于每个包厢之间。“小姐”们在包厢门口站成排,而包厢内的顾客则是瞪大眼睛,好像在商场挑选商品一样上下打量着每一个女孩。个个女孩心里都暗暗期盼着顾客能选中她。     
( y5 r5 z& z2 `
. }7 g' U3 z4 w9 }  N( }8 l    “小姐”在欢场里也正如客人点的一道菜,不合口味的可退可换,根本毫无人格可言。长得漂亮一点的一开始就会被客人挑走。而稍微难看些的,被退了不说还要招顾客的冷嘲热讽。我暗自庆幸自己长得还算迷人,总是第一次就被客人选中,进了包厢。可这进去得早也不是一件好事,从晚上7点多开始一直陪客人喝到离去,甚至有的客人还坐到凌晨几点。要是你酒量差了,被客人灌醉是常事。更有的小姐偷偷跑到卫生间吐完,对着镜子补补妆再出来,一杯接一杯的干。为的就是博取客人的欢心,下次还能坐上他们的台……     : Y: ^' F2 O* g" Z3 ^

! z3 m9 z. V  P2 G" Y: A    此时此刻我抬头看到阿桑已经是泪流满面,我递过一张纸巾,打断了她的话。因为实在不忍心看着她那样痛苦的“控诉”下去了……     
' t6 y1 K* ?0 ^
! o+ a1 l8 `) @3 L) n    接下来与“阿桑”之间的谈话我把它记录下来,内容如下:     
. n8 j! b: m, Y3 p  d" g9 D2 n! P$ O" ~' u( {* y/ b
    舒平:你还想继续下去这种生活吗?   
" \2 S2 e# o" t  Y$ N/ Y! n  Y( I' i4 `: g
    阿桑:不,我累了,该歇歇了!“小姐”这个角色并不光彩,她遭社会唾弃、为世人所不齿。正是因为我干“小姐”的这一行当,而引来了亲人、朋友异样的目光,使我交不到真心的朋友(包括男朋友)所以我特别期盼做回正常人,过着正常人的生活。   
7 P* H) E3 p- m( u! m7 s$ J' W
5 o5 Z1 ~& n& g# Y: P& b6 F    舒平:对于自己曾经的选择后悔过吗?   
' B( ^) `: q% \* K6 A% Z+ z
1 S  A! i3 U8 u- |    阿桑:不后悔,这不能怪自己,人生就是要经历一些不寻常的事物,生活才会更加五彩缤纷。再说,我不认为“小姐”有罪。错的是千百年来就已经形成的“社会风气”是环境造就人。正如没有“嫖客”这个词,也就没有了“妓女”这一行业。这跟一个农妇不看好自家的小鸡,而整天指着天上的老鹰骂一般。所以我觉得没什么好后悔的,再说这世上也没有后悔药。    ; q3 ]0 n# C. s$ J) \
8 ?: M! }4 _( m4 B# ~# n
    舒平:以后你想做什么?    $ o2 y6 j( `  @& A8 }8 _. h

9 b1 e, T$ [, i) b  D3 r  c    阿桑:把这几年坐“小姐”挣的钱,一部份拿回去修老家的房子;一部份留给自己在另外一座陌生的,没有人认识阿桑的城市开个小店,踏踏实实的经营好未来的人生……   
2 F4 ?( c4 p; n! R) r3 q
- y( @6 l% E+ u0 }6 ]0 X    舒平:很高兴你能把我当知心朋友一样,毫无保留的对我倾诉。衷心的祝愿你早日做回自己,并找一个真爱你的人与你共度一生。    1 H& c. K: @5 t0 K% P7 {
    阿桑:谢谢你!我之所以选择向你倾诉,是因为想在我即将结束“小姐”生涯之前。让你把我的故事传播给更多人,希望她们能从我身上感受到一些自己所没经历过的辛酸。从而更加珍惜自己虽然清贫但是充实而快乐的日子。   
  i  o, L2 o/ L后记: 8 _2 G* V! H. @; M
9 z8 t" O/ L, H
4 b1 x: Q4 e6 M3 h3 i- l" ?
    阿桑姐姐,小你一岁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你。舒平已经把你的故事讲出去了,不过请你原谅我的毫无保留!保护你的隐私起见,为你取了“阿桑”这样一个充满沧桑的名字,希望你会喜欢。   
! k+ x9 ?2 q1 I( G# Y; u+ k$ i2 S- o. B  I" _" \
    明天的阳光依旧灿烂,但愿你未来的日子一路走好!
' f7 b: {0 Z: L$ c) H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-18

积分

限制会员

积分
-18
发表于 2016-10-1 17:37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楼主的辛苦分享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1

帖子

-5

积分

限制会员

积分
-5
发表于 2016-10-1 18:05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一个了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

主题

1

帖子

-5

积分

限制会员

积分
-5
发表于 2016-10-1 18:34:12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不错的哦,支持,加油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-18

积分

限制会员

积分
-18
发表于 2016-10-1 19:23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,赞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2

帖子

2

积分

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2
发表于 2016-10-1 20:12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一下,期待更多东西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2

帖子

27

积分

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27
发表于 2016-10-1 21:01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很不错的哦,支持,加油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11

帖子

64

积分

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64
发表于 2016-10-1 21:20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,赞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0

帖子

9

积分

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9
发表于 2016-10-1 21:39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路过还不错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2

主题

5

帖子

24

积分

一年级

Rank: 1

积分
24
发表于 2016-10-1 21:58:55 | 显示全部楼层
赞一个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